互联网 qkzz.net
全刊杂志网:首页 > 通俗文学 > 《杂文选刊》 > 2008年第08期
《杂文选刊》
杂文选刊2008年第08期封面 购买
收藏
投稿

《杂文选刊》2008年第08期

[本刊特稿]
丑小鸭之变(《杂文选刊》编辑部) 我来编辑
[公民讲坛]
别把中国的事情想简单了(刘 健) 我来编辑
师爷笔法(墨未浓) 我来编辑
制度的宽容与容纳(孙立平) 我来编辑
女大学生渴盼“潜规则”成名说明什么?(冯印谱) 我来编辑
用“透明”给慈善壮行(茅家梁) 我来编辑
加法和减法(史中兴) 我来编辑
高喊杀贪官与骂街何异(刘 瑜) 我来编辑
[聊斋闲品]
一只野鸭死了的中国式报道(田传声) 我来编辑
不同单位领导发出的由衷感谢(娄义华)
职业妙喻(云 弓)
“根据文件精神……”(杨翰端)
我来教你如何成为八面玲珑的“专家”(佚 名) 我来编辑
一针见血(钟 禾) 我来编辑
[立此存照]
“形象工程”和“面子工程”(秦 海)
未必越来越好(葛剑雄)
粉丝:一个鼓励自虐的商业名词(魏剑美)
寻找电灯开关(陆谷孙)
日本强震带来的启示(乐 毅)
“给领导让座”的一种解读(十年砍柴)
请不要给一头猪树典型(严朝霞) 我来编辑
周正龙只是一人替身演员(舒圣祥) 我来编辑
假如中国也设个“斯黛拉奖”(沈 栖) 我来编辑
“洪宝书”及其数字修辞学的终结(朱大可) 我来编辑
[人生解读]
假如我有九条命(余光中) 我来编辑
看管世界的逻辑(张 鸣) 我来编辑
[史海备忘录]
蝗虫不吃庄稼?(眭达明) 我来编辑
“圣人”的发言人(申之如) 我来编辑
南北朝时的官(刘诚龙) 我来编辑
“油浸枇杷核子”的登龙术(黄 波)
[动物哲学]
狗的生存哲学(全 连)
癞蛤蟆的理想(牟丕志)
[见仁见智]
缺席比在场珍贵(张 伟)
价值判断在根基上的偏移(徐迅雷)
“媚语口红”是一抹肮脏的文化血污(单士兵)
范跑跑已成为一个道德软柿子(曹 林) 我来编辑
每个人都是一个道德自治体(刘洪波) 我来编辑
[社会档案]
追问首都机场高速十五年巨额收费(王亦君 杜晋华) 我来编辑
[一家之言]
杂文沧桑(袁 鹰) 我来编辑
[中华杂文网文选]
辛格“自废”与清帝退位(闲闲淡淡)
有了灾难就冲喜(彭广军)
[宋志坚新作小辑]
“换位思考”怎能“头痛医脚”
虚拟的形象与真实的饭碗 我来编辑
“吃肉骂娘”的旧话重提 我来编辑
关于杂文的杂感 我来编辑
[精品卷宗]
这种虫(李广田) 我来编辑
“这种虫”式的专“家”于世何益?(米 兰) 我来编辑
[杂文专版撷英]
读史侃“秘书”(二月河) 我来编辑
张居正:不会摆POS的政治家(赵之萍) 我来编辑
“人民群众”的眼睛是雪亮的吗(毛志成) 我来编辑
小方寸里的在世界(李小灵) 我来编辑
[蓝刺猬]
问路(李雨雁) 我来编辑
布长讲得最好的一句话(王琼华) 我来编辑
猜一猜谁来埋单(刘万里) 我来编辑
[感悟]
贪官的“救生圈”须休矣等 我来编辑
[短信平台]
短信十一则(申华礼等) 我来编辑
[短歌杂律]
软弱(外一首)(森 子) 我来编辑
使条集(于 坚) 我来编辑
[杂拌儿]
水墨谐趣(方 成) 我来编辑
[本刊直播]
《杂文选刊》创刊二十周年推出《当代杂文二百家》、《杂文理论评论丛书》年内出版 我来编辑
贺《杂文选刊》创刊二十周年 精华公司优惠加赠送邮售书目 我来编辑
《杂文选刊》二十年回顾(七) 我来编辑
购买 收藏 投稿
往期回顾
2011年第03期
2011年第02期
2010年第09期
2010年第08期
2010年第07期
2010年第06期
2010年第05期
2010年第04期
2010年第03期
2010年第02期
2010年第01期
2009年第12期
关键字
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,请购买、订阅纸质杂志,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、样刊及电子版。
关于我们 | 网站声明 | 刊社管理 | 网站地图 | 联系方式 | 中图分类法 | RSS 2.0订阅 | IP查询
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