互联网 qkzz.net
全刊杂志网:首页 > 企业管理 > 《中国企业家》 > 2008年第14期
《中国企业家》
中国企业家2008年第14期封面 购买
收藏
投稿

《中国企业家》2008年第14期

[中国梦想篇]
太阳底下的新鲜事(本刊编辑部) 我来编辑
“奥林匹克先生”的侧面(王 勇) 我来编辑
两代人的奥运坚守(王爱玲) 我来编辑
那张经典的申奥失利照片(阿 忆) 我来编辑
中国,不再脆弱到必须用金牌证明自己(马国力 丁 伟) 我来编辑
来北京吧,用你们自己的眼发现中国(杨 澜) 我来编辑
中国梦是红色的,也是绿色的(李君如) 我来编辑
动起来!(颜 强) 我来编辑
主动与被动混合的开放(陆 川) 我来编辑
被火炬照耀过的地方(王小山) 我来编辑
[商业模式篇]
从“中国制造”到“中国消费”(吴 垠 蔡 钰) 我来编辑
苹果:在中国晚熟(倪洪章) 我来编辑
喝可乐长大的26年(孙 欣) 我来编辑
汇丰:“为人民币服务”(王春梅) 我来编辑
“企鹅”如何长大(林 涛) 我来编辑
人人想做“阿玛尼”(孙 欣) 我来编辑
夜上海,魅上海(谭相宜) 我来编辑
混搭风情“田子坊”(谭相宜) 我来编辑
一个艺术商人的栖居时光(谭相宜) 我来编辑
山西首富市的煤老板传闻(刘建强) 我来编辑
[承销商篇]
给中国“化妆”(林 涛) 我来编辑
姚明,不仅仅是一个运动员(吉颖新) 我来编辑
设计是一个国家的眼神(吉颖新) 我来编辑
王中军:20万美元为奥运组歌(雷晓宇) 我来编辑
联想:我们有资格去抢(林 涛) 我来编辑
伊利:打一场奥运“内部战争”(潘 刚) 我来编辑
阿迪达斯是“地主”,耐克却拿到了好牌(孙 欣) 我来编辑
借奥运把百年青啤归零(孙明波) 我来编辑
恒源祥:“这是我一生中惟一的一次机会”(刘瑞旗) 我来编辑
谁来“保护”赞助商?(张 庆) 我来编辑
[风险篇]
“后奥运衰退”提前到来?(黄秋丽) 我来编辑
中国御灾术(胥晓莺) 我来编辑
中国能养活自己吗?(杨 婧) 我来编辑
首钢:一个环保与竞争力的对峙样本(何伊凡) 我来编辑
开放,就一定会有收益吗?(陈 功) 我来编辑
辨析夏季的“噪音” 我来编辑
只有扩大开放才能化解风险(吴建民) 我来编辑
[寄语中国篇]
17天的影响将在10年后发酵(麦克尔·佩恩 孙雅男)
奥运会应该办成个大PARTY(雷晓宇)
送北京奥运一个日本词:“共生”(道上尚史 侯燕俐)
“龙象”都要找回创新传统(拉奥琦 侯燕俐) 我来编辑
奥运只在电视里(雷晓宇) 我来编辑
世界平了,我们的心有放平吗?(BOYI) 我来编辑
奥运后,生活仍将继续(娜奥米·埃伦·马金达 吉颖新) 我来编辑
我是一个“北京市民”(易 玛 侯燕俐) 我来编辑
中国,保持轻松的态度就好(科 里 吉颖新) 我来编辑
奥运不应仅是华丽短暂的展示(保罗·海道克 苑显鹏) 我来编辑
与北京分享悉尼经验(埃里克·温顿 胥晓莺) 我来编辑
奥运“遗产”(李关云) 我来编辑
[观察家]
加油,公司中国!(牛文文) 我来编辑
[资讯]
新两岸关系下的新台商等 我来编辑
中性时代的女N号(晓 宇) 我来编辑
华尔街失业银行家街头挂牌找工作等 我来编辑
台湾打开了一扇门 我来编辑
奥运经典语录等 我来编辑
[新闻与分析]
“浙江困局”的幸存者(何伊凡) 我来编辑
还不到庆祝的时候(何伊凡) 我来编辑
[天下]
美元年内反弹机会不大(张 明) 我来编辑
部分经济遭奥运会“冻结”(贺 军) 我来编辑
[专栏]
“创业精神”的隐忧(比尔·费舍尔) 我来编辑
未来一切皆广告?(胡 泳) 我来编辑
[报道]
SNS:迟疑的开放(林 涛) 我来编辑
[生活]
冯根生:最“长寿”的国企老总(杜 亮) 我来编辑
这里是浙江等(何伊凡等) 我来编辑
购买 收藏 投稿
往期回顾
2016年第08期
2015年第19期
2015年第15期
2015年第14期
2015年第13期
2015年第12期
2015年第05期
2015年第03期
2015年第02期
2014年第24期
2014年第23期
2014年第22期
关键字
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,请购买、订阅纸质杂志,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、样刊及电子版。
关于我们 | 网站声明 | 刊社管理 | 网站地图 | 联系方式 | 中图分类法 | RSS 2.0订阅 | EMS快递查询
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