互联网 qkzz.net
全刊杂志网:首页 > 求医问药 > 《大众医学》 > 1999年第04期
《大众医学》
大众医学1999年第04期封面 购买
收藏
投稿

《大众医学》1999年第04期

[本刊特讯]
进入品牌时代的《大众医学》 我来编辑
[健康热点]
今天,我与心理医生有约(肖泽萍) 我来编辑
[名医坐堂]
鱼目混珠的癫痫治疗(林庆) 我来编辑
美食与康复结缘(秦万章 温海) 我来编辑
[疾病防治]
让孩子自由地呼吸(俞善昌) 我来编辑
遏制溃疡病复发的新举措(刘文忠 萧树东) 我来编辑
还你一个端正的下巴(邱蔚六) 我来编辑
控制高血压 救命第一环(许樟荣) 我来编辑
提防脑血栓杀个“回马枪”(梁斌) 我来编辑
吃玛瑙螺引起的“怪病”(陈茂梁) 我来编辑
[自我保健]
思危方能“居”安(徐绍春) 我来编辑
精心构筑温馨的“安眠窝”(陶明毅) 我来编辑
绿化居室多个“心眼”(邬志星 莫健彬) 我来编辑
明知山有虎 偏向虎山行(何权瀛) 我来编辑
休息为何不能消除慢性疲劳(杨菊贤) 我来编辑
[心海导航]
捂住了眼睛挡不了心动(刘达临) 我来编辑
“诊救”大兵瑞恩(昂秋青 舒伟洁) 我来编辑
梦说心事(续二)(叶斌) 我来编辑
[海外传真]
分娩,一次难忘的经历(华可林 华嘉增) 我来编辑
[家庭药箱]
易蒙停、思密达 哪个止泻效果好(唐振铎) 我来编辑
女士,你会使用阴道药栓吗(颜红) 我来编辑
服药哪能“自由化”(朱晋) 我来编辑
小儿呼吸道的“马其诺防线”(张廷熹) 我来编辑
[我的进补一法]
鱼腥草炖猪肺 止咳嗽又乐惠(李齐放 朱大年) 我来编辑
吃黄芪蒸鸭防肾病复发(郎惠莲 朱大年) 我来编辑
[健康沙龙]
“富贵”也是病(周荃 晓雄) 我来编辑
[人与性]
痿哥,莫轻信伟哥(樊民胜) 我来编辑
防止性病“吻”中来(刘镇) 我来编辑
带毒的针头刺身新娘(杨凭) 我来编辑
[是对是错]
肺炎防治正误观(朱惠如) 我来编辑
[壶天漫笔]
谁能看见经络(李鼎) 我来编辑
足三里赛过老母鸡(邓士强) 我来编辑
针炙时你当干啥(熊飙) 我来编辑
[亲子时分]
幼儿说话结巴不是病(金星明) 我来编辑
学会经婴儿剪指甲(郑书元) 我来编辑
耐嚼食物助儿换牙(邱志芳) 我来编辑
白天别用[尿不湿](许积德) 我来编辑
让孩子“生长”不再“痛”(鲍慧玲) 我来编辑
[今日杏林]
观舌象变化知癌症吉凶(陈健民) 我来编辑
清养代替肢救[烂脚](杨云柯 滕颖) 我来编辑
两分钟止哮喘(顾法隆) 我来编辑
[医与法]
法官,请判我死刑(郑瞻培) 我来编辑
[经颜知已]
准备手术,却来了月经……(徐栋华) 我来编辑
“欧式眼”不可求(朱昌) 我来编辑
女子经期好补品(窦国祥) 我来编辑
反复流产“黑锅”谁背(许永杰) 我来编辑
[吃的科学]
吃的“一杆秤”—RDA(程五凤) 我来编辑
生鱼片入口胃内捉虫五十六(孙世正) 我来编辑
糖尿病患者如何选蔬果(蔡东联) 我来编辑
[名人医事]
拿破仑之死与砷中毒(谈福民) 我来编辑
[百姓问性]
口交不人染上艾滋病,对吗(大星) 我来编辑
谁能还我多年清白(丽英) 我来编辑
难道“手淫无害论”害了我儿(侯敏) 我来编辑
[康寿园]
倒走健身不全面(许胜文)
老来失眠需追“根”医“源”(樊东升)
[破译化验单]
从“三维图”看类风关(许荣)
[咨询门诊]
患无精症能有自己的孩子吗?等四则(贾永兴 林 森等)
[医讯专递]
戴角膜矫形镜免学生近视加深等
[读者俱乐部]
向专家教授致以崇高的敬意等(张亦凡等)
购买 收藏 投稿
往期回顾
2011年第03期
2010年第12期
2010年第11期
2010年第10期
2010年第09期
2010年第08期
2010年第07期
2010年第06期
2010年第05期
2010年第04期
2010年第03期
2010年第02期
关键字
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,请购买、订阅纸质杂志,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、样刊及电子版。
关于我们 | 网站声明 | 刊社管理 | 网站地图 | 联系方式 | 中图分类法 | RSS 2.0订阅 | EMS快递查询
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